新聞詳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號: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痔瘡廣告,披著羊皮的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2年12月11日 15:1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俗話說“十人九痔”,痔瘡是一種常見病、多發病。由于發病部位私密,很多病人備受痛苦的折磨卻又難以啟齒。   當我們翻開報刊、打開電視,眾多治療痔瘡的廣告滿天飛、吹噓什么“不住院”、“不手術”、“不開刀”、“無痛苦”、“隨治隨走”、“永不復發”等等,在外行人看來,好像水平挺高的,但要是內行人士來看,卻是明顯地夸大療效、誤導病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花費少”,只是先甜后苦   一說“花費少”:眾多小診所打著很優惠的價格來吸引病人,號稱幾百元就能根除痔瘡。實際上,這幾百元只是手術費,并不包括后期的治療費。到最后,加起來的總費用其實并不低,甚至高出正常價位。   “無痛苦”,卻是痛苦在后頭   二說“無痛苦”:做手術的時候不痛,但回家以后就痛了,這叫無痛嗎?肛門部位神經感覺相當敏感,很小的刺激都會引起明顯的痛覺。所以,痔瘡術后疼痛是不可避免的,只是程度不同而已。   有經驗的肛腸科醫生,操作規范,技術熟練,能夠避免不必要的手術創傷和局部刺激,術后疼痛會輕很多。   不少病人由于誤信廣告的美麗諾言,接受的手術治療不當,以致產生不同程度的后遺癥和并發癥。最常見的有肛管皮膚嚴重缺損、肛門直腸狹窄、創口感染、長期不愈等,甚者需要二次手術才能解決問題,造成不可彌補的創傷,這算是無痛苦嗎?   “隨治隨走”,非常危險   三說“不住院、隨治隨走”:這也是小診所吸引病人的常用招數。實際上,再小的痔瘡傷口,要愈合至少也需一周以上。而且,術后頭幾天,傷口出血等并發癥隨時可能發生,需要專業醫生仔細觀察并及時處理。所以,痔瘡手術“即做即走”是有很大風險的,特別是那些病情重的痔瘡。   “不手術,純粹忽悠人   四說“不手術、不開刀”:一些小診所利用人們崇尚高科技及懼怕手術的心理,以“不手術”的幌子吸引病人,如很多廣告吹噓的激光治療。這其實并不神秘,字只是利用了激光高強度的熱量來代替手術刀切除痔瘡,在切除的同時,使組織凝固,無須縫合,比較適用較小的痔瘡。它跟手術治療一樣,都是有創傷的。既然有創傷,你還能理直氣壯地說“不手術”的鬼話嗎?   再說,用激光治療痔瘡,術后傷口容易形成潰瘍,愈合時間較長,所以并不適合較大的痔瘡。目前,正規大醫院都已經很少使用這種方法了。   “永不復發”,不可能的事   最后說說“徹底根治,永不復發”:痔瘡是人類特有的一種疾病,它是人類在進化過程中選擇直立體位所付出的代價。當人行走、站立或蹲坐的時候,肛門部位的靜脈回流受到影響,久而久之,就會形成痔瘡。飲食辛辣、久蹲久坐、長時間保持直立體位進行體力勞動等,都是痔瘡誘發的因素。所以,就算痔瘡完全切除了,只要有這些誘發因素存在,就有復發的可能。   提醒:多個心眼,多問為什么   實事求是地講,每一種治療方法都有一定的適應證和局限性,片面地夸大一種方法的作用,肯定是違背客觀實際的,就像萬金油一樣,號稱治百病,其實什么病都治不好。   專業的肛腸科醫生,無論他用什么方法治療痔瘡,不管是手術、藥物還是應用儀器,都不會給病人帶來不必要的痛苦;非專業的醫生,即使讓他使用最先進的儀器,也會給病人造成傷害。   現在,以各種英文字頭標榜的所謂“先進技術儀器”,或者冠以“彝醫”、“苗藥”、“祖傳秘方”等頭銜的痔瘡藥物多如牛毛,就連有十幾年治療經驗有肛腸??漆t生有時都一頭霧水,更何況專業知識空白的普通老百姓呢?   所以對于吹噓得神乎其神的東西,大家一定要多個心眼兒,多問幾個為什么,不要輕易相信鋪天蓋地的廣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屬類別: 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