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詳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號: 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腸癌也會遺傳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小索來源:肛腸雜志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2年5月28日 15:3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族有人查出患病直腸癌 全家應注意體檢 “直腸癌和飲食習慣有一定相關影響?!痹S林說,研究顯示,在歐美國家,直腸癌患者大多長期食用高脂肪、高糖分的食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士象蜷縮在椅子上,不斷發出呻吟聲,去年6月份,他被診斷出患有直腸癌。更不幸的是,他的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也得了直腸癌,家里誰都幫不了他。因為付不起醫藥費,胡士象已停止了治療,在家中靠藥物維持生命。他最大的心愿就是,想回漳浦老家看望已是癌癥晚期的哥哥。   喝口水都痛,受不了想自殺   胡士象的身體一直都很好,去年6月20日傍晚,下班回到家中,他突然肚子痛得厲害。他還以為吃壞了肚子,就忍著疼痛到藥店買藥吃,可疼痛依然沒有緩解。   一直痛到第二天凌晨4點多,再也無法堅持的他被同事攙扶到了醫院。醫生初步判斷是盲腸炎,后來懷疑腸道可能有問題,讓他住幾天院。他當時身上只帶了500塊錢和一張醫???,醫生說這些錢夠了,應該不會有大問題,他松了口氣。但不久的檢查結果讓他直冒冷汗:居然是直腸癌。   接下來的3個月,他動手術切除了盲腸和大腸。每天,他都被疼痛折磨著,“喝口水,動一下都痛”。   胡士象說,痛得實在受不了,他甚至想要自殺。有一天,他從晚上6點一直劇痛到第二天早上6點,其間打了幾次止痛針都沒用,他跑進衛生間想上吊自殺,結果被人發現制止了。   欠了醫院2萬多元 后續治療被迫停止   胡士象在廈門打了20多年的工,但得病時,他的積蓄才3000多元。單位為他捐助了2000元,其他都是家里七拼八湊起來的,到今年3月份,他的治療費已花了4萬多元,還欠醫院2萬多元,他被迫停止治療。   胡士象沒有成家,家里有5個兄弟姐妹。有個姐姐和一個哥哥也是得的直腸癌。姐姐是癌癥早期,這兩天要來廈門做手術。哥哥比他早一個月查出直腸癌,前期治療效果還是不錯的,后來因為沒錢繼續治療,病情開始惡化,目前癌細胞已擴散到全身,沒有希望再治了。一家人現在經濟狀況都很緊張,哥哥失去了治愈的希望,外甥就把每個月賺的錢寄些給他買藥。   住院期間,胡士象145天都沒有下床走動。出院后,他依然每天都從早坐到晚,他也一天比一天絕望。   胡士象依然惦記著漳浦老家的哥哥,他說,哥哥現在很危險,一直沒有回去看望,實在很愧疚。他說,從廈門到老家,不過2個小時的車程,可身體不允許他坐這么久的車。他曾經多次問醫生,有沒有什么藥物能讓他一天不疼痛,如果有的話,“我想用一天不痛的時間,回老家看看我哥哥?!?  家族有人查出患病   全家人應去做體檢   胡士象一家三人得了直腸癌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會不會和遺傳及平時的飲食習慣有關?記者就此采訪了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腫瘤外科首席主任醫師、市抗癌協會秘書長許林。   許林說,癌癥本身是沒有遺傳性的,不過,大腸中的息肉是有遺傳性的,息肉惡變的話,就可能導致癌癥。所以,直腸癌病人的子女患病的風險和幾率比其他人更高。100個大腸中存在息肉的病人中,有6人的息肉可能惡變。   許林說,如果家族里有人在40多歲時因為息肉惡變導致直腸癌的話,他的下一代發病時間會更早。他建議,如果家族中有人查出患病,全家人應該去做一次體檢。   “直腸癌和飲食習慣有一定相關影響?!痹S林說,研究顯示,在歐美國家,直腸癌患者大多長期食用高脂肪、高糖分的食物。   許林說,直腸癌是一種慢性疾病,如果早期發現并前往正規醫院治療的話,大部分病人都是可以治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屬類別: 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肛腸治療儀 肛腸病治療儀 肛腸綜合治療儀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